从马蹄声响起,到保定候和朱常乐带着军队,骑马赶到现场之后,几个杀手再也没有露过一次面,他们在那长长的哨声之后,已然遁走了。

    高贤站起身来,右手持刀,左手抓着小弩,在雨中浑身是血,如同一尊魔神。

    保定候看着眼前的场景,心神俱动,朱常乐跳下战马,快步上前,面色惊慌中带着些许苍白。

    “高先生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高贤擦拭掉脸上不停冒出鲜血的脸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江鹏和冯锦受了重伤,急需处理!”高贤的声音有些沙哑,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,若不是自己每天勤于练习刀法和弩箭,绝对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保定候也下了马,他来到江鹏和冯锦身边,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经历过战场的他,对于这样的伤势轻车熟路,做了简单的包扎之后,连忙喊来了随行的军士。

    “快把他们送到府上!”

    随后,他看着高贤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重重地拍了拍高贤的肩膀:“放心,他们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保定候的话语,高贤这才松了一口气,随后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眼睛一黑,直接歪倒在地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,但第一次如此刚强度的激烈拼杀,生死一线,让高贤精疲力尽,安全之后,直接晕倒了。

    朱常乐眼疾手快,连忙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高贤手中的尼泊尔军刀和钢制小弩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保定候捡起两把武器,稍作观察,脸上便露出极其不可思议的神色,对于兵刃非常熟悉的他,一眼就看出了这两把武器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他跟朱常乐对视一眼,随后默不作声地把武器塞到了朱常乐怀里。

    “保管好了。”

    保定候若有所指地说,朱常乐会心的点了点头,这样的武器是朝廷严禁的东西,一旦被别人知道,免不了又是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“六爷,我先带着先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朱常乐还是比较担心高贤的身体状况,黑灯瞎火的,根本看不见是否有什么暗伤在。

    保定候点了点头,喊来几个军士,让他们把高贤三人赶紧送回府上治疗。

    朱常乐走后,保定候绕着现场转了转,散架的马车,随处可见的长矛,爆碎的地面,还有死状惨烈的尸骨,都在说明,这场战斗,绝对异常地激烈。

    他越看越心惊,实在是想不出,高贤三人是怎么在这场伏击中生存下来的,而且还反杀了好几个杀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秀才能干出来的事情?

    这时,一个军士来到保定候面前,在他的身后,还有两个士兵拖着两个一身黑衣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侯爷,我们在对面的街道上发现了两个杀手,已经死透了,看情况他们应该是从对面的房顶被人击中,滚下去的。”军士汇报道。

    保定候面无表情,推开军士上前,检查了他们的伤口,他很快就分析得出,这两个杀手都是被高贤手上的小弩,一击杀死的。

    那小弩的威力,也太过于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至少八个杀手在这里埋伏毫无准备的高贤,却被他直接反杀了四个,还有一个断了胳膊,服毒自尽。

    保定候表情凝重,凭心而论,即便是他自己,在这样的埋伏之下,也不一定能完好无损,但高贤这样的一个秀才,居然做到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而且他手上的那两把武器,简直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若是这样的武器能在用在军方,那么大明的军力,恐怕会有一个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在保定候思索的时候,远方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,一名军士快步走来,说道:“侯爷,保定府的府卫来了。”

    保定候冷哼一声,府卫现在才过来,不是被人使了绊子,就是他们里面有内鬼,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次行刺。

    “公孙家,真是好胆!”保定候的声音阴寒彻骨,他想都不用想,在保定府能有这么大能量的人,只有公孙一家。

    公孙家居然敢在他命令警告之后,还做出这么明目张胆的事情,简直是把他的脸皮撕下来,仍在地上狂踩。

    “把现场打扫干净再放他们进来,你们几个,跟我去公孙家!”

    保定候一声令下,直接跨上战马,他不会把仇怨留在第二天天亮,既然公孙家敢对他阳奉阴违,无视律法,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作为大明朝唯一一个武侯,他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,拿出证据再去找麻烦。

    战马长嘶,保定候直接率队,冲向公孙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第二天,高贤在柔软的床榻上悠悠醒来。

    想坐起身来,但只是稍微动了动,就感觉到浑身酸痛,脸上也是火辣辣地疼,伸手摸了摸,已经被人包上了一层纱布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醒了!”

    朱常乐一整晚都守在高贤身边,见高贤行来,顿时欣喜。

    “多亏你了。”高贤在朱常乐的扶持下坐了起来,看着盯着黑眼圈的朱常乐,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朱常乐叹了口气,说:“唉,我也没有想到,公孙家会这么的丧心病狂,连六爷的命令都敢直接无视。”

    高贤目光一凝,问道:“已经确定是公孙家做的了?”

    从刺杀的一开始,高贤就认定是公孙家想要杀他,但是想来公孙家应该不会给自己留下把柄的,若他们真的这般蠢,恐怕家族早就灭亡了。

    朱常乐摇头道:“肯定是他们,不过我们并没有找到什么直接证据,但六爷做事,不会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他直接带兵进入公孙家,把他们整个家族都翻了一遍,鸡犬不宁,还抓了几个不检点的后辈子弟。”

    高贤愕然,保定候的作风简直就是一个莽。

    但是莽归莽,他的做法还是让人非常痛快的,至少高贤现在还想不到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庞大的公孙家。

    “江鹏和冯锦呢,他们两个人怎么样了?”高贤问道,他的这两员大将昨晚差点就折损在了白虎街。

    朱常乐给了高贤一个安心的眼神,说道:“江鹏碎了半个耳朵,身中数刀,腰腹被长枪贯穿,但幸运的是没有命中要害,性命无忧,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冯锦被长矛击中的背部,伤口很大,但并不重,只是失血过多,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。”

    高贤呼了口气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