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!!!

    徐凡的左手拳头印在了胖中年男人的胸口,元气爆发,直接就轰出了一个大洞,心脏直接粉碎。

    一切太过突然了。

    三人几乎同时爆发攻击,到自己的元气如同豆腐般崩溃,整个过程电光火闪般迅速,胖中年男人根本就来不及再次调动元气做出防御,直接就被徐凡一拳KO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旁边,瘦小中年男人在疯狂的怒吼。

    胖中年男人先攻击,现在先倒下,但这也给了旁边的瘦小中年男人更多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面对切向自己脖颈的刀刃,死亡的威胁让他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窍穴里的元气在疯狂爆发,一边尝试防御徐凡的攻击,一边悍不畏死的向徐凡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哪怕死,他也要拉一个垫背。

    徐凡眼神冷漠,没有一丝的波动。

    有着波动之眼的观察弱点,这种近身的元气爆发,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废物,一捅就破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徐凡手腕轻轻一扭,半截刀锋闪烁着青色战气的光芒,再次瞄准对方的元气弱点狠狠地切进去。

    刀锋击溃了对方的攻击,然后继续瞄准对方防御的元气屏障的弱点,瞄准对方的脖颈切过去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这时,远处的几个草丛也是突然炸开,埋伏的另外三人拿着武器向徐凡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余光看到这一幕,徐凡心里突然灵光闪过,手腕一折,避开了瘦小中年男人的元气弱点。

    没有击中弱点,甚至还没有使用元气技。

    徐凡地窍境的元气强度,面对天窍境的防御,这直接就不能破防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半截刀锋如同斩在了金属墙壁,发出铛的一声,随后折断。

    看到这,徐凡脸色一变,干脆丢掉手里的刀锋,扛起旁边的灵木折返而逃。

    元气爆发,徐凡在全力的逃跑。

    身后,差点儿就丧命的瘦小青年男人,没有第一时间追上,反倒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。

    差一点儿。

    差一点儿他的脖子就要被砍下了。

    “追!注意这小子的天赋,有点邪门,可以击破元气!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冲上来,瘦小中年男人疯狂跳动的心这才稳定,交代一声就向逃跑的徐凡追上去。

    对于徐凡击溃他们的元气,瘦小中年男人把它归类为某种罕见天赋,类似的破甲、破气天赋,他也有所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徐凡身上吸引他贪婪的不再只是灵木,还有扼杀这一个未来可能威胁自己的仇恨。

    天窍境追地窍境,还背着一根几百斤的灵木,哪怕徐凡提前逃跑,在跑出去一千多米也要被追上了。

    但在被追上之前,徐凡终于回到了刚才砍伐灵木的草地。

    嘣嘣锵,锵锵嘣!

    黑夜里的草地,异兽藤蔓还在继续演奏着乐曲,演奏着来自大自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幸好刚才忘记把你松绑了。”

    徐凡瞥了还在弹响的异兽藤蔓,身形毫不迟疑地冲进了草地。

    身后,瘦小青年等4人也跟着进来,心思完全放在徐凡身上的他们,对于这里演奏的乐曲,当做是黑夜的某种鸟类叫声自然过滤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放下灵木,我们让你走!”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了,放下灵木,丢掉长刀,准许你离开!”

    一声声叫嚣声在响起,看到他们冲进草地的中央,徐凡突然停下,手指着灵木砍伐后的树桩。

    “几位叔叔,这颗灵木就是在那里砍的,把灵木放下,你们真愿意放我走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原本看到徐凡突然停下,心里吓一跳的瘦小中年男人几人,目光看向徐凡指着的树桩,精神力一触,脸上顿时露出狂喜。

    灵木有价值,但要是挖出灵木完整的树桩和根系,这价值也不会低灵木多少。

    好家伙,赚大发了呀!

    瘦小中年男人他们相视一眼,然后就狞笑一声,迈步向徐凡慢慢地靠近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放下灵木,我们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叔叔,你们肮脏的让人作呕,僵尸扒开你们的脑袋,这都会嫌弃的捂鼻子。”

    徐凡看到这一幕,璀璨的青色战气爆发,右手抽出大腿侧的一把短刀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手腕一甩,短刀笼罩着青色战气,这就刺穿空气激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防备!”

    看到徐凡突然元气爆发,有了胖中年男人的前车之鉴,瘦小中年男人再也不敢小看徐凡这个地窍境,下意识就做出了防备。

    但刚刚摆出防备的动作,他们才发现这短刀的目标不是他们,而是旁边几棵一直传来“嘣嘣锵,锵锵嘣”奇怪鸟类叫声的大树。

    嘣!嘣!嘣!

    带着战气的锋芒,刀刃跨越了百米的距离,精准地切过几条捆绑住异兽藤蔓的绳索。

    绳子要想拉断,困难无比,但切断......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三声绳子崩断的声音,黑夜里,顿时浮现出一个由几十根线条扭曲变幻的狰狞鬼脸。

    没等瘦小中年男人几人反应,这扭曲的鬼脸就立马散开,集体射向他们,射向徐凡。

    “几位叔叔,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奇迹吧!”

    徐凡看到往自己而来的藤蔓,本就已经站在草地边缘的他,脚步一迈,这就离开了草地的范围。

    察觉到目标离开,五根射向他的藤蔓在空中停顿片刻,随即就调头冲向了瘦小中年男人他们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异草藤蔓!”

    黑夜掩盖了瘦小中年男人狰狞和恐慌的面孔,但听声音,徐凡就明白,这一刻这几位叔叔的心情应该是很糟糕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斩掉它们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好狠毒的心啊,居然玩这样的坑杀!”

    一声声或惊慌,或愤怒,或恐惧的声音响起,其中元气在绽放,刀芒纷飞,又有几根藤蔓被斩断飞起。

    但一切还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植物活性化不容易,可植物一旦活性化成为异草和异树,这往往就是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进入了异草藤蔓的捕猎范围,如果没有瞬间斩断四面八方突袭过来的几十根藤蔓,那么即使是二阶,这也没有逃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藤蔓的破空声,极速衰弱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粗了一圈的藤蔓松开,四散地回归原地,这一片草地就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突然,花苞开放,草地盛开了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朵,醉人的芳香弥漫在这一片夜空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刚吞噬一头地窍境异兽,现在又吞噬了4个天窍境的人类......

    异草藤蔓虽然被徐凡一番折腾,但还是积累足够的能量,开始进行更进一步的蜕变和进化。

    徐凡看到这一幕,神情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但当看到已经被自己切断,长度不怎么够的绳子时,还是放弃了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算了,怎么说,这也算是救了自己的一命。”

    徐凡微微摇头,捡起被自己切断然后松开的绳子,想了想,这又竖掌为刀,青色的战气绽放出锋芒,把草地旁边的几颗大树砍倒。

    随手削出一块木板,徐凡在上面刻字——此处有异草藤蔓,然后就把木板插在草地旁边。

    没了这几棵大树,再想给异草藤蔓来一个捆绑,显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不过立下一个牌子,这也算是警告后来者。

    “嗯,别人不知道这里有灵木,猎杀异兽藤蔓又属于吃力不讨好,风险跟收获不成正比的行为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就可以静等灵木的生长,以后没钱了,那就可以再回来砍树。”

    徐凡心里思量几番,看着在草地里安静开花蜕变的藤蔓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草,留你一命,好好看护我的灵木!”

    徐凡对着草地挥挥手,这就扛着灵木往另一个方向离开。

    吸取了第一次直接往驻地方向赶去,但却被拦截的教训。

    这一次徐凡学聪明了,选择先迂回绕一圈距离,然后再返回驻地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