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浩良,城署还能安排再岗位吗,等小凡大学毕业了,我想让他直接去城署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凡再遇到两头地窍境的野猪,然后还是选择退避,刘兰月心里叹了口气,转头询问徐浩良城署岗位的情况。

    终究是自家的崽。

    既然徐凡的胆量和性格不适合在外面奋斗冒险,刘兰月也开始考虑徐凡以后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进入城署,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同样那点儿工资和资源也无法支撑实力更进一步提升,但终究是一辈子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,这要提前打通一些关系才行。”

    徐浩良皱着眉头想了想,说道:“最近几年前线的局势好像有些不稳,很多人都开始自家的子女安排进城署,不愿让他们报考修炼学院和进入军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做些准备打通一些关系,等到小凡四年后大学毕业,这也刚好。”

    刘兰月点点头,对于什么前线的情况,什么人类的局势,她不懂也不怎么关注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母亲,她的心眼很小,自己的孩子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就好了。

    徐浩良看着徐凡放弃两头地窍境野猪,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的背影,心里也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回去我就做一些准......”

    徐浩良的话还没说完,视线里,徐凡似乎找到了下一个目标,突然爆发元气,身形快速地冲向一个山坡拐角。

    “嘢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嘹亮的猪叫就在山坡后面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感受着其中的气势,徐浩良心里连忙一惊,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刘兰月反应也不慢,在猪叫声响起的第一时间,人就已经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行动都很迅速,甚至有点心急火燎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经验丰富的他们在叫声里面就分辨出声音主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天窍境!

    一头天窍境的野猪!

    参考野猪喜欢群居的习性,这可能还不止一头天窍境野猪。

    这混小子疯了吗?

    居然去招惹这样实力远超自己的野猪异兽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徐浩良两人刚冲出去没多远,突然山坡拐角就传来了剧烈的空气轰爆声,随后是狂暴的热浪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火属性元气的爆发,靠近山坡的几棵树立马就干枯燃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“嘢!!!”

    没等徐浩良两人冲过山坡拐角,这又是一声嘹亮的猪叫响起。

    只是相比较第一声更多是充满惊慌和惊吓的味道,这第二声明显带着惨烈的味道,声调也带着几分虚弱。

    第二声猪叫声结束,山坡后面立马就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精神感应里,刚才强大的元气波动也一下子熄灭收缩了。

    徐浩良跟刘兰月脚步一顿,然后身形一折,这就闪身进去旁边一个茂盛草丛。

    过了十来秒,徐凡在山坡拐角处走出来,背包背在前面,手拉着拉链,似乎刚放进去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徐凡离开,徐浩良跟刘兰月两人相视一眼,双双出现在刚才徐凡战斗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头失去头颅,倒在血泊的野猪,一头脑门崩裂,身躯血肉干瘪的野猪。

    周围的环境除了这两头野猪,还有几个凌乱的野猪脚印,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碰撞,寥寥几个人类的鞋印也十分的沉稳,不见丝毫凌乱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现场,战斗经验丰富的徐浩良跟刘兰月都浮现出这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徐凡发现了两头天窍境的野猪,突然闪身突袭,一刀使用元气斩,把其中的一头野猪脑袋枭首,这突然的变故,引起了第二头野猪的嚎叫。

    但没过几秒,这第二头野猪也被一拳轰裂脑门,发出惨烈至极的叫声后死亡。

    而且第二头的野猪,死亡后血肉干瘪,显然是已经凝结了元气石。

    “这混小子只拿了元气石,连獠牙跟皮毛都不取,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!”

    查看着两头野猪的尸体,徐浩良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骂完,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,脸色就涌现出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旁边的刘兰月这一刻神情也有些异样,既有对误解徐凡的不好意思,又有对自家儿子的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徐浩良沉默几秒,突然问道:“那啥......老婆,城署岗位的事情,这还要安排吗?”

    “安排?你安排给谁?”

    刘兰月眼睛一蹬:“我的儿子这么厉害,去修炼学院都有远大的前程,跑来阳城这个三流城市干嘛!”

    “额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瞬间变了模样的刘兰月,徐浩良神情无语,理智的选择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,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徐浩良不说话,刘兰月也不想跟他见识,向着徐凡消失的方向追上去。

    一边前进,刘兰月嘴里还在念叨着......我家儿子就是厉害,儿子太帅了等等充满骄傲和自豪的话。

    身后,徐浩良看着地上的两头天窍境野猪的尸体,心里忍不住也有些嘀咕。

    “这混小子,真不愧是我的儿子......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一直没动手,感情是看不上地窍境的异兽。

    这地窍境越级瞬杀两头天窍境异兽,那些大城市的天才也不过与此了吧。”

    心里带着几分欣慰和骄傲,徐浩良这也跟着追上徐凡,夫妻俩继续暗中观察,保护徐凡第一次独自异兽区冒险的安全。

    只是接下来的事情,这又让两人再次懵逼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徐凡只是看不上地窍境的异兽,需要找天窍境的异兽才会动手。

    但跟了一个多小时,看着徐凡遇见天窍境的异兽,再次接连选择退避后,两人的耐心就逐渐被磨尽了。

    到底还打不打啊!

    看着徐凡找到两头天窍境的灰熊兄弟,观察几秒后又干脆离开,徐浩良感觉自己额头的筋都在跳动。

    这臭小子不是来异兽区冒险,而是来异兽区郊游,游山玩水享受生活美好时光的吧!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忍不住了,我要过去把这混小子打一顿!”

    当徐凡再一次遇异兽而不动手,刘兰月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暴躁,挽起衣袖,看着徐凡离开的背影就想要冲上去揍人。

    这混小子久没打,恐怕是忘记小时候被妈妈巴掌支配的恐惧了吧。

    “兰月!”

    看到妻子激动的样子,徐浩良急忙拉住她:“小凡又不知道你在后面跟着,你这一跑出去,那不就穿帮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兰月也恼了,指着在两座山峰之间的平原处停下的徐凡:“这天都快要黑了,咱们就一直跟着这臭小子到处闲逛?

    你说他到底是来冒险,还是来郊游?

    要是冒险,这种心态和行为要不得,该打,如果是郊游,吃饱了撑着跑来异兽区郊游,这更该揍,现在不揍他,回去我也揍他!”

    一天的跟随,刘兰月觉得自己多年的修养全都丢回了老家,再一次变成年轻时的冒险者少女,脾气暴躁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徐浩良看着情绪激动的妻子,心里为儿子同情三秒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他们尾随的事情不能暴露,刘兰月的情绪还是得安抚。

    “那就回去再说,等回去再说,你先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徐浩良看着徐凡站在原地好像是在观察什么,连忙说道:“小凡已经停下了,说不定有新的发现,咱们再等等看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